真 空 · 蜉 蝣

.








在十月的最后一夜
我从此不再写你

@老福特认证诺艾尔对象 宝贝。。。。那个,你看。。。。。那个。。。。。。就是你答应过我的那个。。。呃,生日礼物。。。。是不是。。。。

大梁年事表+感情线

入云栖:

#这可能是我主页唯一有用的东西了


#想看评论




  • 元和九年 顾昀生(按顾昀比长庚大七岁推算)



  • 元和十五年 老侯爷率玄铁营荡平北蛮十八部落班师回朝


路过雁回


神女封贵妃(新番外二:父心拳拳)



  • 元和十六年 玄铁营事变


长庚生(推算)



  • 元和十八年(应该) 胡格尔至雁回



  • 元和十九年 顾昀十岁,得到缓药



  • 元和二十一...

记一个脑洞,求各位老师们动笔……!!


阮南烛:林林早呀!


林秋石:早。


阮南烛:嘤嘤嘤林林你好冷淡,我好伤心,你要失去你的萌萌了。


林秋石:?


林秋石:萌萌,站起来。


阮南烛:对不起,我现在有事不在,没事也不会联系你。


林秋石:……


阮南烛:对不起,我现在有事不在,没事也不会联系你。


林秋石:对不起,我现在有事不在,没事也不会联系你。


阮南烛:??


阮南烛:等等,等等林林我错了!!


林秋石:对不起,我现在有事不在,没事也不会联系你。


阮南烛:林林我错了你别不理我嘤嘤嘤!!!


林秋石:对不起,我现在有事不在,没事...

没粮号:

  


  


  朋友给我推荐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新人。


  


  优秀到什么地步呢?优秀到让这个被称为神仙太太的很棒的朋友有些自卑羡慕的地步。


  “她好厉害,好棒!”朋友很落寞,“我…什么时候能像她那样啊。”


  


  先不说别的,你的推荐和肯定,还有这份发现并正视她的优秀,这份坦荡就已经是很多人做不到的了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 不难啊,写文的只要有手机,做视频只需要有电脑,画手只需要纸笔,再加上对cp满满的热爱。


  


  产粮难不难?


 ...

用抑鬱症博取同情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。

ANRIO临川:

抑鬱症一點都不酷,抑鬱症不是心裡疾病,抑鬱症不會一不開心就拿刀片在手上畫十字架,我已經因為抑鬱症失去一個朋友了,希望那些用抑鬱症博同情的同學長點心好嗎 ,在你們假裝抑鬱症嚷嚷著我要買刀片我要割脈我要自殺的時候,真正的抑鬱症患者在高樓一躍而下。

涂了 @梵绪寒 老师的女儿∠( ᐛ 」∠)_
有艾凯和我的oc,,请不要吐槽这刁钻的拍照角度

“你不是亲戚朋友满天飞吗?”不能使用武力,易鹤便选择了幼稚的语言挑衅,反正是铁了心的不想让乔磷好过,“找他们去呗。”


任零很明显是个容易被易鹤带进圈套里的好目标,闻言,她直接不顾乔磷的阻拦拍桌而起:“我看你有病吧,乔磷哪里来的亲戚,你什么时候听说乔磷她……”


乔磷咳了一声,心说你这是在损我吧,同时按住了任零的手。


如果苏弃言还在这儿,想必她还会赶紧凑上来当和事佬。可惜现在任零火气直线上飚根本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,那个跑过来说苏弃言死了的NPC在那里哭哭啼啼,而乔磷虽然看起来随和,实际上也不是什么讲究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好角色,更何况这一下被苏弃言的死讯弄的更加暴躁,于是她直接就和人...

您拨打的用户不存在:

活着好累,但是人要活着呀。第一次如此直面的看到了死亡,于是人类突然就像是脆弱的白瓷器,随时会被所谓的意外敲碎,稀里哗啦,再也拼不起来。



她知道我偶尔会写一些无病呻吟的文字,对此我一开始是愧于让她看到的,毕竟很多事情我并没有切身的经历过,只是依靠着我匮乏的对世界的认知,在百度的帮助下胡编乱造一通,对唯一的读者我自己来说十分的不负责。可她也不嫌弃,还笑眯眯地夸我写得好,甚于抱着我的手臂向我撒娇让我为她也写点什么作为礼物。我一开始只是懒懒地答应了,并且随手将其打进了众多计划里,但现在我却偏偏空出了时间给她写了,不知道是否太迟。...



【凯柠】抽象派偶像剧(上)

@我是鸽手节目组_V 主题:〔偶像剧〕

又名《总裁推倒我时踩住了我的脚好疼但是没法说出来该怎么办》

特别OOC,被迫的。
虽然傻叼但是不怎么好笑,抱歉。后续随缘……傻叼文不配拥有后续
我对不起凯柠tag。嘤嘤嘤嘤嘤…_φ(・ω・` )

lof一直不让我发……,我懂了,傻叼文不配拥有被发布的权利
走外链,看评论。没有肉。

犯错的人态度很好和他犯错了之间有什么关系吗?

道歉本就应该,不明白把道歉当成免死金牌的人的心态。你道歉和被原谅是两码事,人家接受是你运气好,不接受也是情理之中;这么简单的道理到底要多久才能被缺少脑子的人知晓?

1 / 7

© 真 空 · 蜉 蝣 | Powered by LOFTER